粉丝 0
评论 0
关秋芙 

有人说:“家花不如野花香。”一双男女如果做了夫妻,朝夕相守,事事相知,日子一长,就很容易失去新鲜感和吸引力。于是许多风流雅士把家中的娇妻搁在一边,热衷于到烟花柳巷寻找韵事,饱尝“野花”的滋味。然而真正的挚情夫妻并不如此,他们之间的感情就象窖藏的醇酒,愈久愈香醇,平平凡凡的家常生活中总能酿出多彩多姿的韵事,彼此陶醉其间,决不会失去吸引力。江南才女关秋芙与丈夫蒋坦就是这样一对挚情夫妻。关于他们之间的浓情韵事,说起来颇能动人通遐思,漾人魂梦。

关秋芙名瑛,钱塘人,清宣宗道光三年出生于一位秀才之家。关父饱读诗书却仕途不顺,常与一帮文友雅士放纵于诗酒之间。关秋芙从小就长得 灵秀可人,深得父亲的朋友们喜爱,于是有魏滋伯教她学诗、杨渚白教她学画、李玉峰教她学琴,虽然不是名门闺秀,却深得当时诗、画、琴高手之真传,成了一个集各家之长的绝伦女子。

这样才貌绝伦的女子,当然是“君子好逑”。关家并不想借女儿攀高枝,而是顺其自然将关秋芙许配给了她的姨表兄蒋坦。蒋坦也是生长在书香门第,家境算不得富贵,却是诗礼相传,使他颇具文质彬彬、气度轩昂的名士派头。关、蒋两家住得很近,关秋芙与蒋坦从小常在一连玩耍,青梅竹马,两相依傍。长大后又互相倾慕对方的才貌,情意相悦。双方父母深解儿女的心事,顺水推舟,成就了他们的百年之好。完婚是在道光二十三年的秋天,丹桂飘香中,关秋芙喜盈盈、羞怯怯地踏进了蒋家门庭。宴罢客散已经是三更时分,洞房之中红烛摇彩,暖意融融。关秋芙绾着堕马髻、身着红绢衫,低头含笑坐在床沿上,白嫩染红的面庞比平时里更显得俏丽动人。刚送完贺客的新郎蒋坦走进洞房,痴痴地望着矫喜万状的新娘,心旌摇曳,脚步也有些飘飘然了。昨日还是表妹,今天成了他的娇妻,恍惚中他觉得这个娇俏的新婚既熟悉又陌生。蒋坦走到床边,挨着秋芙坐下,静默了一会儿,悄悄拿过她丰润的小手,紧紧握在自己的手掌里。秋芙缓缓地转过头来,漾喜茂羞的目光与蒋坦相遇了,四束目光紧紧着在一起。彼此慢慢读着对方的眼睛,仿佛又回到了两小无猜的童年时期,那一层如烟似雾的陌生感荡然无存,目光和手掌把他们紧紧地连为一体。于是打开了话匣子,他们共同回忆着童年的游戏,少年的调侃。两人曾手拉手在院子里摘花、捕蝶、看蚂蚁爬树、和泥巴捏小人;两人还肩并肩写字作画、吟诗弹琴,为赋新诗强索愁..这一切美好的往事,都是他们共同拥有。

你一言我一语地诉说着、痴笑着,不知不觉户外已响起晨钟。秋芙带来的小丫鬓影影在屋外轻轻叩门,压低着嗓音喊道:“天色已晓,小姐快请起身梳妆!”这时屋里谈兴未艾的新郎新娘才如梦初醒,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就这样坐在床沿上过去了。

婚后的生活十分惬意,蒋家虽不太富,倒也有一些房产。靠房租维护生计,还算是衣食不愁。蒋坦这时已通过县试,取了秀才,已准备参加乡试的课程,所以他的任务就是埋头读书。丈夫读书,秋芙自然就充当了“红袖添香”的角色,可她除了添香外,不免要添上些柔情蜜意,使得蒋坦不由得跌倒在温柔乡里,课业不免疏忽了不少。

春天的时候,院中花开似锦,蒋坦坐在书房的窗前读书,一抬头正好能看见院墙下的几株花开正旺的桃花。昨夜刚下了一阵春雨,春雨把粉盈盈的桃花打落了一地。这时秋芙正蹲在地上抬那些垂头丧气的落英,“她一定又在为落花伤怀了!”蒋坦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

秋芙在桃树下蹲了很久,把一堆花瓣摆来弄去,不知在干什么。蒋坦有些忍不住了,放下书本,抬脚跨出了书房门,悄悄走到秋芙身后。“啊!真美!”他在心里惊呼了一声,强忍着没喊出口来,原来秋芙正在从那些桃花瓣砌一阙词,已砌好了大半,蒋坦在她身后悄悄地读着,这是一阙“谒金门”:

春过半,花命也如春短;一夜落红吹渐满,风狂春..

以落花惜春,体意两谐,真是绝妙之思!蒋坦正暗自称叹时,突然吹过一阵寒风把地上砌好的花瓣全部打散,一个“春”字还没来得及砌完最后一笔。“好一个‘风狂春不管’啊!”蒋坦禁不住脱口而出,“你为何知道我 后面未砌出的是‘不管’二字?”秋芙被他惊了一跳,转过头来问丈夫。蒋坦一把将刚站起身的娇妻搂进怀里,打趣道;“我俩心有灵犀,你心里想好的句子我还不知道吗!”秋芙嫣然一笑,捶打着丈夫的胸脯,刚才风吹花散而勾起的怅惘之情顿时烟消云散。

夫妻俩在春天合种下的芭蕉,到秋天已是叶阔色浓。秋夜萧瑟,冷雨打在芭蕉叶上,浙沥成声,蒋坦坐在书桌前的灯影里听了,不由地生同一种诗人的闲愁。愁绕心头,书也看不下去了,索性跑到院中,摘了一片芭蕉叶,用布巾擦干,题下几句闲词:“是谁多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然后唤了一个丫鬟,让她把芭蕉叶送给正在卧房里弹琴的夫人看。

过了一会儿,那个小丫鬟又带着芭蕉叶回到书房。蒋坦以为她没能送到秋芙手中,谁知接过一看,上面又续题了两行字:“是君心绪太无卿,种了芭蕉,又怨芭蕉!”蒋坦一看便知是娇妻的戏笔,心中泛起了一股暖流,脸上也浮现出会心的微笑。

虽说相厮守的日子很多,可蒋坦总免不了有一些交际应酬,有时也得外出数日。这几天里秋芙则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连弹琴的心事也没有了,一阙“蝶恋花”词就道出了她的这般愁绪:

几日池塘无不住,柳也朦朦,想做清明雨;半榻茶烟和梦煮,画屏几点江南树。

欲卷珠帘风不许,如此黄昏,休教移筝柱;楼上晚山青不去,夕阳正在鸦归处。

扳着手指数过一日又一日,终于到了丈夫归家的日子。秋芙在这天早早起来,细心地梳妆打扮,换上丈夫喜欢的衣服,一次又一次地到院门外向路上张望。在这时,一切情景在她眼中都变得明快开朗,喜悦之情也溢满了这“菩萨蛮”:

小楼昨夜东风骤,一春花事阑珊够;斜月绿窗纸,梦回闻马嘶。梨花明似雪,含笑开门说:“昨夜结灯花,今朝真到家!”

从妻子的词句中,蒋坦发现了自己的离去与归来给妻子带来的悲伤与欢乐,也就不忍心轻易离开妻子,外面的事能推则推,醉心于妻子营造的多情小天地。

有得必有失,蒋坦与秋芙沉浸在浓情绮事中,饱尝了夫妻恩爱的乐趣,却不免荒废了科举课业。三年一度的乡试,蒋坦一连参加了两次,都名落孙山。失意之中,蒋坦渐渐看淡了耗人心血的功名之事,画了一幅“秋林著书图”,表明自己读书以怡情,无意于功名的心意。对秋芙来说,丈夫若能金榜题名,她也可享夫贵妻荣之喜,这本是一般读书人家梦寐以求的事;可既然丈夫已有厌倦之心,她也很能体谅,只好夫妻相亲相爱,贫贱亦为乐!于是秋芙在丈夫的“秋林著书图”上题下这样的词句:

家理丝桐君把钓,全家靠得渔竿住;人生多被浮名误,怎免得樵夫笑死。

夫妻相依,淡泊为生。妻子的曲意谅解,蒋坦看了感激不已,愈发将夫妻之事看得重了。

他们生活虽然清贫,却也还没到“把钓”为生的地步。况且蒋坦一介书生,也不懂得如何“把钓”。婚后的第四年,他们小夫妻从蒋家的大家庭中分出别居,住在西子畔一个简陋的小院中,靠每月从蒋家支取的数十金生活费为生。

院子虽小,却也被他们收拾得整齐雅洁。出门就是烟笼水秀的西子湖,每日里看霞观雾,与山水为侣,小日子过得十分惬意。若是精打细算,数十金的生活费维持夫妻俩外加丫鬟影影的生活还不算拮据。可偏偏蒋坦又是好客之人,最喜欢呼朋唤友,如今住到了风光旖旎的湖滨,更不免隔三差五地邀来一帮志同道合的文友,一同把酒论诗。对丈夫的朋友,关秋芙从不怠慢,既使家中囊空如洗,也会设法典当一些衣服来沽酒买菜。

一次为好友伊小沂设宴饯别,蒋家总共请来了二十多位客人。关秋芙与影影在厨下紧锣密锣地张罗,蒋坦陪客人在客厅里开怀畅饮。

酒酣耳热之际,众文友雅兴大发,各显身手:李山樵鼓琴铮铮;吴康甫奋笔疾书;吴乙彬、杨诸白、钱文涛分画四联条幅;其余的人,或拈韵赋诗;或高淡时势,或横笛吹萧,甚则狂欢高呼,其乐至极。不知不觉,已是月升中空,酒已喝下数十觥,客人们兴犹未尽,蒋坦又高呼影影送酒上来。可是叫了几次,都不见影影回应,蒋坦不悦地走进厨房,只见到妻子一人闷坐在那里,不见影影的影子。蒋坦问妻子为何不上酒,秋芙无奈地说:“家里已无酒,买酒的钱也没了。刚才我脱下手中的玉钏到酒铺里换酒,酒铺的伙计却辨不清真假,只好打发影影到当铺里典当去了。路途较远,还需等一会儿才能回来。”见妻子毫无怨尤的神态,蒋坦不禁鼻子发酸,泪水润湿了眼眶。秋芙见状走上前轻轻拭着他的泪水,微笑道:“常言道:“千金难买一笑”,难得大家如此高兴,玉钏当了,过些日子再赎回就是。”话是这么话,当出去的东酉多了,又有几件能赎得回来呢!

夫妻志趣相投,平淡的日子也能变得甘甜如饴。嬉笑相携中,关秋芙与蒋坦共度了十二个春秋,无奈“花命也如春短”,在一个春归花落的日子,身体素弱的关秋芙竟一眠不起,还来不及与丈夫告别,就匆匆离开了人世。

秋芙去了,蒋坦似乎也失去了一半生命。爽朗乐观的他不见了,整日里恍恍惚惚,形只影单地坐在书房里,回忆那些与妻子共度的欢乐时光,回忆那些夫妻间多彩的韵事。

最后他把回忆写成一本书,书名叫《秋灯琐忆》。我们现在说的故事,便是从这本书中来的。

阅读    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