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 17
评论 15
模仿游戏 The Imitation Game 

导演:莫腾·泰杜姆

演员: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 凯拉·奈特莉 / 马修·古迪 / 马克·斯特朗 / 查里斯·丹斯 / 艾伦·里奇 / 马修·比尔德 / 罗里·金尼尔

《模仿游戏》(The Imitation Game),是由莫腾·泰杜姆执导,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凯拉·奈特莉等主演的传记电影。

影片改编自安德鲁·霍奇斯编著的传记《艾伦·图灵传》,讲述了“计算机科学之父”艾伦·图灵的传奇人生,故事主要聚焦于图灵协助盟军破译德国密码系统“英格玛”,从而扭转二战战局的经历。

故事讲述二战期间,盟军苦于德国的秘密系统英格玛无法破译,政府召集了一批民间数学家、逻辑学家进行秘密破解工作,图灵(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Benedict Cumberbatch 饰)就是其中之一。计划刚开始图灵遭到了以休(马修·古迪 Matthew Goode)为首的组员和领导的排斥,幸好军情处部长孟席斯(马克·斯特朗 Mark Strong 饰)帮助他立项研究破译密码的机器,而图灵则变成了负责人,招收了新的成员琼(凯拉·奈特莉 Keira Knightley)开始了艰难的工作。琼很快就迷上了图灵,由于她的帮助所有组员空前的团结,并于两年后成功破解德军的密码。图灵一度与琼订婚,但实际上他隐瞒了一个秘密,因为这个秘密他也遭受了非人的待遇……  

影片编剧格拉汉姆·摩尔是艾伦·图灵的狂热粉丝,在他青少年时期参加的美国太空营和计算机编程夏令营里,这位数学家的影响无处不在。意识到图灵对自己的巨大启发后,摩尔就一直在寻找将图灵搬上银幕的机会。当《艾伦·图灵传》的版权被制作人Nora Grossman和Ido Ostrowsky拿下后,摩尔马上签了剧本合约,而且一分钱酬劳都不要。创作时,“还原一个真实的图灵”成为了他创作的动力。但准确并不容易,图灵的大量工作记录都在二战中被销毁,仅存的残片也成为了高度机密。摩尔只好从外部寻找细节以及这些组织对他造成的影响。结果令人颇为吃惊的是,关于图灵在破解密码后与军情六局间的工作,能找到的最有力的资料来源于《007》作者伊安·弗兰明的日记。

电影中的主要事件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但也不得不做一些夸张处理。片中,图灵将他研发的机器命名为"Christopher(图灵初恋情人的名字)",而现实中,那台机器的名字是Bombe,编剧虚构了这个桥段。因为原著作者安德鲁·霍奇斯及许多历史学家认为,图灵对计算机和人工智能的热爱与他和Morcom之间的感情密不可分。加入这段情节,是为了充分表现图灵这份真实存在的绵长痴迷而做的艺术夸张。而片中Hugh Alexander的角色原型,一半是Hugh Alexander,一半是团队里另一个数学家Gordon Welchman。电影中审问图灵的警官Nock,也不是真实存在的人物。他象征那个时代被制度化的恐同心理,以表现逮捕与迫害图灵的人不是残忍的疯子而是最普通的人。同时也为了保护现实中曾经审讯过图灵的那位警官,摩尔因此给了角色一个假名。

电影在几个不同时间段里不停地跳跃:图灵在布莱切利园工作时期,临死前最后的日子,以及他同时遇上并爱上Christopher Morcom和解密学的童年时光。这种混合结构意在完整地展现图灵的人格形象及形成原因。因为图灵对密码、谜团以及游戏都非常着迷,所以编剧希望整个电影就是一个“模仿游戏”,观众只有像图灵那样去思考,才能解开电影里的重重谜团。

1954年的7月7日,在以“化学阉割”躲过牢狱之灾后,图灵因食用浸染过氰化物溶液的苹果,在家中倒地身亡。导演莫腾·泰杜姆在受访时表示,因为是在叙述真实的故事,所以影片没有回避这些故事。结尾停留在精神受药物影响的图灵默默走向被他视作初恋化身的计算机“Christopher”的画面,不刻意煽情,比直接展现他过世的画面更令人唏嘘。编剧摩尔也认为,电影旨在展现图灵传奇的一生以及伟大的成就,关注这些比大力刻画他的自杀过程更为重要。

作为一部图灵传记片,影片试图通过各种方式向这位计算机之父致敬。片名《模仿游戏》可解释为“图灵测试”,出自图灵1950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机器能思考吗?”影片中图灵在因同性恋“罪名”被捕后,和审问他的警察,也即场示范了这一测试,成为点题的戏份。而电影中,图灵为了给自己的解密团队招募破译密码的好手,特地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检验才能的填字游戏,在影片2014年公映前,《纽约时报》重印了英国《每日电讯报》于1942年刊登的原版填字游戏,完整填出的参赛者可以参加抽奖。

该片获得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改编剧本奖,以及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在内的7项提名。于2015年7月21日在中国大陆上映。




阅读    6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