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 1
评论 0
印度”贱民“纳拉亚南逆袭成总统 

圣雄甘地曾说:有朝一日达利特人能当上印度总统了,国家就真正自由了(达利特人,dalit,即贱民,又称表列种姓,详见《印度英语》)。甘地逝世后半个世纪,1997年7月25日,这一天终于到来了:达利特出生的纳拉亚南K. R. Narayanam当选印度第十任总统。


 寒门学霸

印度每个种姓下面分很多亚种姓,纳拉亚南的种姓属于达利特里负责摘椰子的,好在不像过去那么严格地世袭,到他父亲时已是传统印药阿育吠陀Ayeveda的乡村赤脚医生。但家境依旧贫寒,纳拉亚南每天要走15公里上小学,经常付不起学费,就在教室外蹭课,买不起书本,因哮喘休学在家的哥哥就问同学借书一页一页地抄下来给他看。纳拉亚南也争气,从小就是学霸,靠奖学金从中学念到大学,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

毕业后先当记者,采访过圣雄甘地。不知道Gandhiji是否曾想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有朝一日会实现他对印度未来的期望。

不是每个学霸都能成为精英,纳拉亚南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是考上伦敦政经学院LSE,遇到伯乐导师,著名政治学家、经济学家Harold Laski,在那个没有种姓障碍的地方,实力进入精英圈。有朋友圈为证:其在LSE的室友包括毛里求斯第一位总统林加杜和印度第一个五年计划起草者K. N. Raj,后来的加拿大总理皮埃尔•杜鲁多(现任高颜值总理的父亲)也是其密友。

外交精英

1948年回国后,纳拉亚南拿着导师的介绍信直接面见尼赫鲁总理(论人脉的重要性),并应邀保送进入外交部,这是他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入部后先后在仰光、东京、伦敦、堪培拉、河内常驻,任印度驻日本、英国、泰国、土耳其大使,1976-78年任驻中国大使,是1962年后首位印度驻华大使,为中印关系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据说还会说中文哦。

在缅甸常驻期间,他认识了当地社会活动人士Ma Tint Tint,两人一见钟情,马小姐随之回到印度。当时印度外交部规定,外交官不能跟外国人结婚。为了爱情,马小姐入印度籍,改印度名Usha,最后还是尼赫鲁特批,结为伉俪。乌莎后来成了迄今为止印度唯一外国裔的第一夫人,两人育有二女,其中一个女承父业,当上了印度驻瑞典和土耳其大使。


纳拉亚南从大使干到外秘(外长为政治任命,外秘是公务员中最高职务,相当于常务副部长),被尼赫鲁称为“印度最优秀的外交官”。退休后先当了两年尼赫鲁大学校长,1980年被英迪拉·甘地钦点,成为驻美大使,期间促成了英·甘地1982年访美。       

                     

政坛红人

高访接待成功,首长表示满意,纳拉亚南人生第三个转折点悄然而至:1984年卸任驻美大使后应邀进入政坛,实现了从公务员到政治家的华丽转身。连赢三届人民院选举,担任外交部长、科技部长等要职,1992年荣升副总统,1997年以95%的绝对优势当选总统。上篇讲到慕克吉总统能以70%的选举团支持当选已很不错,而这95%的支持率,不管达利特的身份是否如反对党所言给他加分,感觉其他人都可以洗洗睡了。


 纳拉亚南一上任就表示要做“办事的总统”,而不是“橡皮章总统”。也的确如此,他敢于发声决断,关注社会公平,支持种姓“保留制度”。从摘椰子到摘下总统桂冠,这位印度历史上首位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达利特总统”,用他的超强逆袭书写了一部完美励志史,也被很多人作为自由平等的“印度梦”传唱。


但需要指出的是,产生贱民总统并不代表种姓制度在印度消亡,毕竟印度总统是由中央和地方议员组成的精英选举团间接选举产生,主要涉及党派和政治利益,如果是选民直接选举,鉴于印度社会心理无处不在的种姓障碍,恐怕获得提名都难,要真正实现社会平等依然任重道远。

纳拉亚南2002年卸任,纳拉亚南享有印度“平民总统”和“工作总统”美誉。 2005年11月9日纳拉亚南因急性肺炎引发并发症在新德里病逝,终年85岁。

阅读    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