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 0
评论 0
阿盖郡主 

云南除了汉族外,世世代代居住的少数民族主要是白族和彝族。西汉的时候,这里是滇国,唐朝时叫南诏,宋朝的时候就叫大理。元朝始设云南行省,一方面分封蒙古贵族为梁王,统治这里;另一方面设置大理都元帅府,把大理世家段家提任为总管。梁王的王府在昆明,当时大夏国皇帝明玉珍就把进攻矛头直指昆明。梁王不是明玉珍的对手,急忙率众撤出昆明,赶紧向大理总管求救。

此时大理总管就是段功。段功正当壮年,家传武功,本事是十分高强的,接到求救信后,当即点齐军马,火速出征。先是大战于吕阁关,与明玉珍形成拉锯战的局面,后来段功夜袭古田寺,用火攻打得明玉珍仓皇败逃;明玉珍在回蹬关稍事整顿,本想反扑,却又中了段功的埋伏,连夜撤退。段功乘胜追击,在七星关再次大败明玉珍,将云南失地一一收复。  梁王为感激段功相救之恩,表彰段功的功绩,在举行的盛大宴会上,亲自为段功裹伤,并晋封段功为王国的平章,相当于宰相。于是在梁王的小朝廷里,段功已是宰相的身份。这样,段功就留在昆明,时时出入梁王府中。

之后,由梁王做主将自己的女儿阿盖郡主嫁给了段功。

段功成了梁王府的平章,之后又成了梁王的女婿,引起了许多人的嫉妒,引起了许多人的愤愤不平。段功为了报答梁王的知遇之恩,为了不辜负阿盖郡主的柔情蜜意,他以自己的魄力与才干,为梁王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活动,以使梁王的政权日益巩固。段功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严惩贪污,裁减无用的官员,严肃法纪,整军练武,使梁王府的政局气象焕然一新,赢得了大多数人的鼓掌喝彩。

事实上,段功这时的政治根基并不是十分牢固,加上大刀阔斧的改革也损害了极少数人的既得利益,使他们怀恨在心,站到了段功的对立面。这些人虽然是极少数的一批人,但在梁王府中多位居要职,是能够随时左右梁王的亲近人物。他们和那些嫉妒段功的人一起在梁王府内外联合起来对付段功,不断地说着段功的坏话。说他的改革是居心叵测,说梁王听任他这样做下去会大权旁落,等等。梁王开始对这些话还不大相信,但谗言听多了,三人成虎,梁王的心中也不免嘀咕起来。

恰好这时段功又离开昆明回到大理,决定把原配妻子高氏和两个儿女接到昆明来。这给一批阴谋家带来机会,他们加紧诽谤段功。在他们的煽动下,昏聩的梁王终于听信了谗言,决定除掉这个对自己的政权构成威胁的“心腹之患”,一场阴谋在悄悄地进行。

这样,段功和阿盖郡主这对本来由他点成的鸳鸯又要被他活活拆散。他知道,阿盖郡主是十分爱段功的。

那是梁王在自己的府邸摆下庆功宴,犒劳段功一行时。那晚梁王府内灯火通明,鼓乐齐天,山珍海味应有尽有。段功坐在梁王的身旁,梁王频频与他把盏。梁王府中一般内眷听说今日是为击退大夏明玉珍的英雄段功庆功,便抱了一份好奇心,要看看这一位英雄究竟生得什么模样。梁王的女儿阿盖郡主更是怀有一种特别的心情。

阿盖郡主被蒙古人称为“押不芦花”,意即能够起死回生的美丽仙草,是个蒙古美女。阿盖郡主是个混血儿,有着蒙古女孩特有的鲜红的脸蛋,浓浓的眉睫,健美的身体,又有着汉族女孩特有的窈窕的身段,灵活的大眼睛,甜美的嘴唇。再加上她能歌善舞,又研习汉文,不知羡煞了多少蒙古王孙公子。今晚她听说父亲宴饮抗敌大英雄段功,她前来观看。

她看到段功长得很高,但有些瘦,可瘦得有精神;那一双眼睛总带着一种善意的微笑,可偶一抬头,偶一回顾,又放出一种凌厉的光,似乎能穿透人的灵魂;他显得有些疲惫,却掩不住那种勃勃英气。她觉得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情人、丈夫。

阿盖郡主知道自己已是深深地爱上了段功,她总是千方百计地接近他,她积极创造条件和他在一起。如果能和他交谈几句,那更是天大的乐事,她会激动得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即使是看一看他,哪怕是很远,只要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她就能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有一种快慰,高兴几天几夜。

这些,做父亲的梁王自然都看在眼里。那天,梁王有意和女儿阿盖郡主把话题扯到终身大事上,阿盖郡主告诉父亲,她爱上了段功,希望父亲能够同意。梁王对阿盖郡主说道:“段功是一个已有妻室的人。段功前几天来向我请假,他在大理的妻子高氏看到段功大半年没有回家,思夫情切,托人带来了一封家信,催他回去。”

阿盖郡主静静地听父亲把话讲完,她以很平静的语气对父亲说道:“现在的男人不都是三妻四妾吗?段功在大理有一个妻子,在昆明再有一个妻子这并不碍事呀!”

梁王深知女儿的个性,再想到段功如能成为自己的女婿,自己的政权便有了一个坚强的助手,终于同意了这桩婚事。就这样阿盖郡主欢天喜地地成了段功的妻子。

然而,这一切美好都被梁王的昏庸化为乌有。

阿盖郡主听到了段功死去的消息,她毕竟是见多识广的皇族贵胄,没有像一般女性那样呼天抢地,锥心泣血。她非常冷静地把段功的一双儿女改装易容,派遣亲信火速地送回大理。

阅读    2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