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 1
评论 0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被出版 
卢梭在本书中假想人类在进入社会状态前曾生活在自然状态中:那时的人类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没有固定的家庭生活,没有住宅,没有财产,人没有互相攻击和掠夺的本性,只有怜悯他人和自我保存的天然感情;人的各种机能(诸如理性、语言、观念)、欲望和情感(尤其是爱慕、虚荣、贪婪)都处于低级阶段,不存在精神的、政治的不平等。但是人有独特的异于禽兽的自我完善化的能力,共同劳动、家庭的发展促进了人与人的交往,使人的潜在机能被激发起来,导致社会状态的出现。私有制是文明社会的基础,农业和冶金术的发明是导致这一巨大变革的决定性原因。从此人类产生了许多新的欲望和偏见,道德急剧堕落,富人和穷人的差别出现了,人类落入了可怕的战争状态。于是富人哄骗穷人订立社会契约,社会和法律就是这样起源的,它们保护富人欺压穷人,这是不平等发展的第一阶段。订立了契约就需要有保障其实施的强力机构,权力的设立是不平等发展的第二阶段,它确立强者和弱者的区别。暴君政治的出现是不平等发展的第三阶段和顶点,它确立主人和奴隶的区别。既然暴君依仗暴力蹂躏法律,人民就有权用暴力推翻他。本书中的美好的自然状态和邪恶的文明社会对立的论点,导致了卢梭同崇尚理性和进步的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者的决裂。本书讨论的是既给我们带来财富,又给我们带来罪恶的不平等、压迫和剥削。《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是法国大革命的灵魂,对不平等的起源和人生的真实需要洞察足以贯穿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的人类历史,对心灵的拷问和解剖最为坦率、真切。今天,那些处于国际等级统治和剥削体系上层的人把卢梭丑化为极权主义的始祖,但是,这样,他们也就把自己放到了绝大多数人民的对立面。事实上,正是卢梭式的对平等、民主、和人性自由的强烈的追求,才有可能形成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才有可能使工业革命的财富不至于被一小撮垄断寡头所独占。
阅读    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