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 1
评论 0
十字军与塞尔柱人的多利留姆会战 

  1097年6月26日,十字军离开了他们经过长期围困才攻占的尼西亚城。由于拜占庭人未经十字军知晓就把尼西亚据为己有,十字军现在对拜占庭方面极为不信任。为了解决补给方面的困难,十字军分为两股部队前进:塔兰托的波希蒙德和他的侄子坦克雷德、诺曼底的罗伯特、弗兰德斯的罗伯特,以及拜占庭将领塔第吉欧斯(Tatikios)带领一支先头部队;布永的戈弗雷和他的弟弟布洛涅的鲍德温、图卢兹的雷蒙德、斯蒂芬二世和福芒杜瓦的休(Hugh of Vermandois)带领后队前进。




  6月29日,波希蒙德注意到自己的部队被土耳其侦察兵尾随,认为土耳其人应该是在多利留姆附近准备了埋伏。土耳其部队基里杰·阿斯兰一世(KilijArslan I)和其盟友卡帕多西亚的哈桑(Hasan of Cappadocia)的部队组成,还有达尼什曼德的加齐(Ghazi ibn Danishmendids)率领的军队,波斯人和高加索阿尔巴尼亚人(Caucasian Albanians)作为援军。当时的资料记载土耳其人的军队人数在25000到30000之间,更可能的数字是6000到8000左右。  除了非战斗人员,波希蒙德的军队人数大概在10000人左右,主要是步兵。当时的部队组成通常是一个骑士对应几名武装军士,因此波希蒙德的军队很可能是2000名骑士加上8000名步兵。


  6月30日晚上,经过三天的行程,波希蒙德的军队在蒂姆伯河(River Thumbres)北岸多利留姆附近(许多学者认为在今天的埃斯基谢希尔(Eskişehir)的位置)的草地上扎营。 




  7月1日,波希蒙德在多利留姆城外被基里杰·阿斯兰的军队包围,而雷蒙德和戈弗雷的后队在留斯(Leuce)被阻拦而与前队隔开。土耳其人在黎明时发起攻击,向十字军的营地倾泻下箭雨。波希蒙德没有料到敌人进攻如此迅速,十字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十字军中的骑士迅速上马,但是他们发起的零散的反击无法打退土耳其人。土耳其人冲进营地,将非战斗人员和尚未披挂的步兵分割开来,这些人追不上土耳其人的快马,因而在乱军中迷失了方向,惊恐万分,不能组成一条像样的战线。为了保护这些人,波希蒙德命令骑士们下马组成防御阵型,费了些功夫把步兵和非战斗人员保护在中央。虽然十字军成功地保护了这些相对脆弱的人不受到土耳其人的屠戮,但是这种防御战术也给了土耳其人更大的余地施展他们的灵活机动的特点。土耳其人通常的战术是先冲锋并射箭,然后在十字军来及反击前突然撤退。尽管这种战术对于全副武装的骑士毫无用处,但是十字军的马匹和没有盔甲的步兵遭受了严重的伤亡。波希蒙德向外请求援军,并努力在援军到达前维持阵线。他的军队逐渐退后到蒂姆伯河的岸边。河边泥泞的泥土不利于土耳其人的战马冲锋,但是土耳其骑射手的箭支始终供应充足,持续不断地射击,据称有超过2000名十字军倒在土耳其人的箭雨之下。尽管波希蒙德命令骑士原地坚守,但是一些鲁莽的骑士还是会向敌人发起冲锋,但结果只能是被土耳其人杀死或击退。因为土耳其人总是会在欧洲骑士的枪或剑能打到他们之前就纵马跑开,而骑士的铠甲虽然很好的保护了主人,却总会有一些保护不到的地方被击中,并最终使得一名骑士因伤重而倒下。 




  正午过后不久,戈弗雷带着五十名骑士赶到,冲破土耳其人的阵线加入波希蒙德的部队。此后也有小股十字军的援军到来,有些人被土耳其人杀掉,其余人到达了波希蒙德的营地。由于十字军的骑兵不断减少,土耳其人的进攻更加猛烈,把十字军从河边逼到了浅滩上,但十字军仍在坚守。战役开始七个小时后,雷蒙德的骑士到达,对土耳其人的侧翼发起了一次有效的突袭,土耳其人慌乱地向后退,给了十字军集合部队的机会。十字军重新组成战线:波希蒙德、坦克雷德、诺曼底的罗伯特和斯蒂芬指挥左翼,雷蒙德和弗兰德斯的罗伯特坐镇中军,戈弗雷和休指挥右翼。十字军高喊着“hodieomnesdivitessiDeoplaceteffectieritis”(今日若蒙上帝赐福,便可获得富足),向土耳其人发起进攻。尽管如此,十字军仍然无法击退土耳其人。下午过半时,勒皮伊的埃德马尔(Adhemar of Le Puy)带领一支部队借助地形掩护,成功地迂回到土耳其军队左翼,击溃了土耳其人的弓箭手,并杀入土耳其军队的营地,从背部攻击敌方阵线。土耳其人眼见营地火光熊熊,再加上西欧骑士的耐力与战力令这些东方人惊恐,开始四散溃逃。基里杰·阿斯兰被迫从战场撤退。


  十字军缴获了基里杰的财物,的确是在一段时间里富足了起来。十字军还把从多利留姆到伊康的希腊男孩都抓起来卖到波斯。多利留姆战役的胜利使得十字军此后跨越安纳托利亚再无任何阻拦。在此后的三个月里,十字军顶着酷暑行走在安纳托利亚半岛,并在十月开始了对安条克的围攻。




  在十字军向安条克前进的过程中,拜占庭皇帝亚历克西斯一世部分实现了他向西方求援的目的:收复在小亚细亚被塞尔柱人占领的土地。约翰·杜卡斯在1097到1099年在希俄斯(Chios)、罗德岛(Rhodes)、士麦那(Smyrna)、以弗所(Ephesus)、萨迪斯(Sardis)和菲拉德菲亚(Philadelphia)重新建立起拜占庭的统治。在安娜·科穆宁的笔下,这一系列成功归功于亚历克西斯的政治和外交才能,但在西欧的历史学家看来,这只不过是拜占庭人背信弃义、强取豪夺来的罢了。
阅读    1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