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 1
评论 3
和平使者以色列总理拉宾遇刺 

1995年11月4日晚8时,以色列特拉维夫市中心国王广场,一个以色列群众祈祷和平的集会正在举行。晚8时30分,73岁的拉宾在人们的欢呼声中,缓步走上讲台。环顾台下,拉宾不禁心潮澎湃,语气坚定有力。“请允许我这样说,我被深深地感动了。我要感谢今天在场的每一个人,因为你们都是为了反对暴力、拥护和平而光临的。我和我的朋友西蒙·佩雷斯(外交部长)领导的政府决定给和平一个机会———这个和平将解决以色列大部分的问题。”

“我当了27年的军人,只要和平没有到来,我就会矢志不渝地斗争下去。我相信现在有一个机会,一个争取和平的伟大机会,为了站在这里的人,为了更多的不在这里的人,我们必须把握住这个机会。”拉宾的讲话一结束,偌大的国王广场上随即响起热烈的掌声,许多人还挥拳喊起了要和平不要暴力的口号。此刻,人们唱起一首熟悉的歌曲:“让太阳升起,让清晨充满光明。最圣洁的祈祷也无法使他们复生。生命之火被熄灭的人,血肉之躯被埋入黄土的人,悲痛的泪水无法将他唤醒。也无法使他重获生命。无论什么人,无论是胜利的欢乐。还是光荣的赞歌,都不能使他从黑暗的深渊中。回到世上与我们重逢。所以,请唱一首和平之歌吧。不要小声地祈求神灵。引吭高唱和平之歌。这是我们最应当做的事情。”

1995年11月4日晚9时30分,集会结束。10分钟后,拉宾手挽夫人莉娅,缓步走下台阶。人群如潮水般涌来。拉宾一行在人们的簇拥下走过广场,准备乘车离去。拉宾一边走一边与热情的群众握手。就在此时,拉宾突发奇想,他对佩雷斯说:“你跟我说过,在这个大会上有人要行刺,不知道这人群中有谁会开枪?”佩雷斯把它当作笑话,一笑了之。

当拉宾走到自己的防弹轿车旁,正待保镖打开车门时,一个埋伏在车门旁的男子举起9毫米贝雷塔牌手枪,向拉宾的腹部开枪射击。当拉宾捂住腹部弯下腰去时,凶手又第二次扣动了扳机。此刻,凶手距拉宾只有1.5米远。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凶手一边开枪,嘴里还一边喊着:“没事,这不是真子弹。”

在保安人员制服凶手同时,防弹轿车载着身受重伤的拉宾风驰电掣般驶向医院。在车上,司机和保镖都清楚地听见了拉宾用微弱颤抖的声音说出的此生最后一句话:“我没事,没事……”子弹一颗打在脾脏上,另一颗直入脊椎。令医生们难以置信的是,其中一颗子弹竟是在国际上被明令禁止使用的“达姆弹”,即俗称的“炸子”。医生们小心翼翼地取出拉宾体内的子弹,但“达姆弹”已在拉宾体内爆炸,大量血管被破坏,血流如注,鲜血染红了手术台。

11时10分,医生和护士走出了急救室,不少女护士脸上挂满了泪花。11时14分,拉宾的高级助手埃坦·哈博走出医院,向守候在那里的记者和人群宣布:总理遇刺身亡。这天,是犹太教的安息日。

1995年11月5日下午,拉宾的葬礼在耶路撒冷的赫茨尔山公墓举行。来自世界80多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了这一悲壮的仪式,其中有13位国家元首、22位政府首脑。为避免刺激以色列人的情绪,阿拉法特没有出席拉宾的葬礼。1995年11月6日,联合国总部全天降半旗悼念拉宾,联合国秘书长布特罗斯·布特罗斯·加利参加了他的葬礼。

拉宾1922年3月1日出生于巴勒斯坦地区的耶路撒冷市,当时这个地区处于英国人的委任统治之下。他的双亲都是来自俄国的犹太移民,家庭出身及文化素养截然不同,他们组成的和谐而且热衷政治的家庭对拉宾影响很深。拉宾一家原姓“鲁比佐夫”。父亲纳赫米亚·鲁比佐夫出身于乌克兰一个贫苦犹太家庭。十月革命后迁居美国。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想当英雄的鲁比佐夫报名参军保卫圣城耶路撒冷,但由于平足被刷了下来。固执的鲁比佐夫趁人不备将姓氏改为“拉宾”,走向另一位矮个子体检官,竟奇迹般通过了检查。到了中东后,他还在这里找到了与之情投意合的姑娘,科亨·罗莎,一位富裕犹太家庭的女儿,并最终定居于此。1922年3月1日,伊扎克·拉宾出生于耶路撒冷。多年后,已是以色列首任总理的戴维·本-古里安拍着拉宾的肩膀说:“小子,当年要不是我让你老爹通过体检,你就不可能出生在耶路撒冷了!”另一个犹太复国领袖梅厄夫人和他母亲是一个办公室的财务和出纳。


拉宾从小受到犹太复国主义思想的熏陶。1937年秋,15岁的拉宾初中毕业,进入北加利利地区卡多里农校。拉宾走上了从军之路。1941年6月,拉宾参加了二战爆发后巴勒斯坦犹太代办处组建的一支旨在抗击轴心国的突击部队帕马尔契。1943年,21岁的拉宾被任命为排长。1945年,拉宾领导该部队第一兵营成功地解救了海法以南阿色里特集中营200名犹太人。1946年6月29日英国人突然发动一场针对犹太定居点和犹太代办处的搜捕行动,3000名犹太人被捕,在家养伤的拉宾也在被捕之列。不久,他们即获释放。

1947年10月,25岁的拉宾被升为帕尔马契副司令兼作战部长。1个月后,联合国大会通过关于巴勒斯坦问题分治决议,阿犹双方争夺巴勒斯坦领土的第一次中东战争随即打响。向耶路撒冷5万犹太人提供给养的特拉维夫至耶路撒冷的公路运输线被阿拉伯武装切断时,担任哈雷尔旅上校旅长的拉宾挑起了这一重任。打通从特拉维夫到耶路撒冷的交通线,从而一战成名。


1950年,拉宾担任以色列总参谋部作战部长;1956年晋升为少将,不久又被哈佛大学管理系录取。这期间,他动用军队成功地将冰天雪地中的10余万新移民妥善安置,从而深得民心。1964年1月,42岁的拉宾担任以色列总参谋长,成为以色列军队的最高长官。

1967年,拉宾辅佐国防部长摩西·达扬,指挥第三次中东战争即“ 六·五” 战争中的以军作战。在开战的第一天,6 月5 日7 时至11 时的4 个小时内,以色列空军打掉埃及304 架飞机。在11 时50 分约旦拒绝以色列关于避免交战的呼吁后两个小时内,以军又摧毁约旦、伊拉克、叙利亚的空军主力,从而掌握了整个战区的制控权。随后以军装甲部队纵横西奈半岛,控制蒂朗海峡,将约巴人赶出耶路撒冷老城,并占领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在6天里解决战斗,取得了以军在历次中东战争中最突出的进展。


在第3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侵占了相当于本国3倍的阿拉伯领土。拉宾一时成了以色列人心目中的英雄。但是,这次战争却遗留下了始终困扰以色列的阿拉伯国家被占领土问题,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国家间长期处于战争状态的尖锐矛盾之中。


拉宾在四年总参谋长任期届满后,1968 年2月就任以色列驻美大使。五年内,拉宾进一步加强了美以关系,使美国中东外交的天平更向以色列倾斜,并为以色列争取到了大量美式武器和贷款。驻美大使任期结束回国后,拉宾仍继续活跃在以色列政坛。1974年,拉宾首次出任总理。


阅读    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