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 > 千年大计!继深圳、浦东之后,雄安新区设立 > 帖子详情

应理性看待雄安新区的财富再分配效应精华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2017年04月06日) 

每经评论员:傅克友

  河北雄安新区成立的消息,在一石激起千层浪的舆论狂潮之后,财富再分配的效应波澜不止。



  最能体会到这种财富再分配效应的,当然是河北三县的本地居民。对于他们来说,一夜之间雄安新区的户口身价倍增,拥有的房产和土地的价值当然也扶摇直上。正如媒体报道,好像被“天上掉馅饼”砸中,甚至“感觉自己一夜暴富了”,得“好好想一想今后的生活该怎么过”。

  外地人不能直接拥有这种财富再分配效应,但是却可以去追逐这种财富再分配效应。因此,这几天雄安新区到处可见外地的车牌和揣着巨款的炒房客,即便当地已经对房产交易令行禁止,但仍然贼心不死。

  房地产市场的机会被掐灭了,但是资本市场的机会是敞开的。在小长假之后的A股市场开市第一天,雄安概念股不负众望,几十只个股以涨停开盘,把河北、北京、天津板块也带动了起来,甚至让沪指高开高走,创出今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之前拥有雄安概念股的股民们,犹如发了一笔飞来横财,心里当然乐开了花。

  的确,这些都是一种财富再分配效应。因为雄安新区还只是“一张白纸”,尽管它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但财富并没有真正创造出来。

  也就是说,这些财富是雄安新区这一战略决策带来的政策效应;而这些财富再分配的受益者,并不是财富的创造者,只是借着雄安新区的东风,近水楼台先得月,或者先下手为强,分得一杯羹。

  雄安新区作为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可以想象,将为当地带来腾飞的机会,有这样的财富再分配效应,一点也不奇怪;但也必须理性对待,不能让财富再分配效应过于膨胀和扩散,以至于坏了“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首先要看到,雄安新区的财富再分配效应,来自于北京,而不是自身。即雄安新区是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

  这带给人们巨大的财富想象空间,因为它意味着北京和雄安新区之间的财富再分配。

  在某种程度上,北京的高房价正是这些过多的非首都功能集聚带来的。当这些非首都功能要转移到雄安新区,也意味着财富的转移。

  但这种财富的转移,还不是财富的创造。它只是把北京过于肥大的蛋糕切下来一块,拨给了雄安新区。只有当雄安新区依靠工商业,依靠经济发展,培育了产业高端和高端产业,真正有了创新驱动发展的新动能,甚至有了对抗北京虹吸效应的城市引力,才是真正的创富源泉。

  其次要看到,雄安新区的财富再分配效应,来自于眼前,而不是长远。

  眼前的财富,还是无中生有、纸上谈兵的财富,而不是真实存在、源源不断的财富。“最新最美的图画”还没有画出来呢,虚拟的财富大饼,倒是画了一大张。正因为是未来的和虚拟的,财富的大饼怎么画都可以。大家的财富再分配,也不过就是在瓜分这张虚拟的大饼,其中当然就不乏非理性的炒作,比如对雄安概念股的追捧。

  拿数据来说,2016年,雄县、安新县和容城县三县合计的GDP不过200亿元,甚至低于2016年百强县最后一名安宁市的GDP272.87亿元。经济基础不可谓不薄弱,发展水平不可谓不落后,创富的实力还差得远呢。

  财富再分配效应,可以视作一种政策效应。但是,一个新区不是靠政策所能发展起来的。何况,相比于深圳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政策优势和政策刺激的作用都在衰减。事实上,当年深圳特区启动的时候,哪里有今天这样的财富分配效应,靠的恰恰是胼手胝足的市场创富效应。

  毋庸置疑,雄安新区更需要的是持久的市场创富效应,而不是眼前的财富再分配效应。

  不得不说,之所以雄安新区有这样强烈的财富再分配效应,也是当下经济“脱实入虚”的一种表现。一方面,实体经济没有更好的投资机会;另一方面,过多的资金追逐着虚拟的财富。就此而言,眼下的雄安现象还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仅仅是虚拟经济找到了一个爆发口。

阅读    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