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 > 梅斯梅尔发明催眠术 > 帖子详情

催眠术运动:短暂的伪科学时尚精华

                 


  《催眠术与法国启蒙运动的终结》,[美]达恩顿著,周小进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11月出版

 
  1778年2月,一个名叫弗朗茨·安东·梅斯梅尔(Franz Anton Mesmer)的人来到了法国首都巴黎,宣布自己发现了一种极细微的液体,在一切动物躯体中穿行、环绕,称“动物磁力学”。梅斯梅尔宣称,这种液体作为原初的“自然之力”充斥着整个宇宙,而他可以将其带到地球上,从而为当时的巴黎人提供热、光、电、磁。他同时大肆宣扬这种液体在治疗疾病方面的作用,称人体类似于一块磁铁,人之所以得病,就是因为这种液体在人体内的流动受到了“阻碍”;而人们通过他所发明的所谓“梅斯梅尔术”(在《催眠术与法国启蒙运动的终结》中译称为“催眠术”,源自始创者梅斯梅尔的名字)可以控制和强化这种液体的流动,也就是通过按摩人体的“磁极”,克服阻碍,达到某种“危象”,最终恢复身体健康,也就是恢复人与自然的“和谐”。从具体的操作来看,他通过催眠术让病人进入癫痫似的痉挛状态,或者像梦游者一样神情恍惚,来治愈他们的各种疾病。由此,在法国大革命的前十年,引发了一场催眠术运动,风行一时。
 
  在今天看来,梅斯梅尔的这种催眠术相当荒唐无稽,缺乏科学的依据,但在当时、在18世纪80年代充满科学激情的法国,催眠术却通过其完美的展示,吸引了众多受过教育的法国人的眼球并拥有了大批的追随者。 而这样种催眠术运动,一直被人们视为一种短暂的伪科学时尚,自18世纪末以来从未被历史学家们所关注过。但是,作为英语世界最重要的法国史专家之一的美国历史学家罗伯特·达恩顿(Robert Darnton),也是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新文化史的领军人物,却独辟蹊径,注意到了催眠术这种医学观念对于当时法国人所具有的诱惑力,进而注意到这种催眠术运动与法国大革命前的激进心态或观点发展的关系,并撰著出这部《催眠术与法国启蒙运动的终结》。
 
  达恩顿在研究中发现,这种催眠术虽然一开始和政治并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在经过了像尼古拉·贝尔加斯(Nicolas Bergasse)和雅克—皮埃尔·布里(Jacques-Pierre Brissot)这样的激进催眠师的发挥后,逐渐发展成为一种伪装的政治理论,这和当时卢梭作品的流行非常相似。可以说,这是观察法国大革命前社会集体心态的一个非常好的实例。于是,达恩顿详尽地分析了弗朗茨·安东·梅斯梅尔的理论与当时其他社会风尚的关系,生动地描述和追踪了催眠运动发展的全过程,严肃地思考了当时兴起的各催眠团体的性质。这也为我们说明了在18世纪后期的法国,政治是如何在低俗的层面上与流行的时尚缠结在一起,从而成为激进者们的一项事业,既能引起大众的注意,又能避开当局的审查。
 
  在研究催眠术的过程中,达恩顿主要是通过大量书信、手稿、手册、报刊等史料,去追寻催眠术运动在法国大革命前后的变迁轨迹,探讨催眠术与激进思想、政治运动、民众心态、启蒙运动的终结之间的关联。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透过吵吵嚷嚷的宣传手册、回忆录以及无人问津的科学论文,拨开重重遮蔽,从中发掘出新的观点。由此,达恩顿为我们揭示法国大革命爆发的起因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同时也为我们树立了一种研究历史的全新视角和研究方法。
 

  《科学时报》 (2011-09-13 B2 读书)


  来源:科学网

阅读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