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片 > 梅斯梅尔发明催眠术 > 帖子详情

催眠术,临床治疗仍尴尬精华

           


                  催眠师用水晶球进行诱导暗示。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非常神奇的催眠图片,网传普通人看10秒即可进入催眠状态。
 
图片来源:谷歌图片


     

            

                   图片来源:昵图网


  催眠术历经千年,然而,这种带有浓厚神秘主义和玄学色彩的方法,长期与庸医巫术、伪科学联系在一起,无法摆脱尴尬境地。事实上,催眠的意义和价值取决于人们如何正确地使用它。

 
  2012年年末,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李涛接待了一位75岁高龄的皮肤病患者。那位老太太曾患有脚气,用药后,脚气被治愈了,但身上开始出现银屑,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老太太的皮肤上已经出现了许多水泡,尤其是胳膊和大腿,脚上也开始出现裂纹。
 
  “脚部这个排毒的通道一旦堵住,就可能转移到身体的其他部位。”于是,李涛用催眠的方法,让她想象自己躺在大海边,放松身体,使体内那些烦恼、压力都随着海浪一点一点流走。随着不良情绪的释放,老太太的症状也“神奇”般地得到了缓解。
 
  在医学、心理学界,学者们对于催眠的意义和价值一直抱以审慎的态度,然而,大众对于催眠的热情却日益高涨。事实上,催眠术既不是“跳梁小丑”,也不像有人鼓吹的那般“无所不能”。催眠的科学,在于人们如何正确使用它。
 
  毁誉参半的催眠史
 
  催眠术起源于18世纪。当时,德国医生弗朗兹·安东·麦斯麦发明了一种神奇的疗法,他让患者把脚浸泡在经过磁化的泉水中,手里同时拿着一根连到树上的铁丝,他声称这棵树已经被磁化过,之后人们便出现被催眠的体验,醒后感觉自己的疾病“痊愈”了。而麦斯麦很快发现,不用磁铁也可以有催眠的效果,只要嘴里念念有词便可暗示患者进入催眠状态。不过,这样的“疗效”最初被认为只不过是麦斯麦的想象。
 
  直到19世纪,英国医生布雷德正式提出了“催眠术”,他解释催眠现象的真实原因是过度注意,使得大脑额叶部位产生疲劳,从而达到“去痛”的作用。
 
  此后,催眠术作为麻醉方法应用于外科手术中,可以说风行一时。但随着麻醉药物的出现,再加上催眠的治疗效果不稳定,医生们逐渐放弃了它。而带有表演性质的催眠术开始风靡,它们大量出现在娱乐场所,被打上无比玄妙的烙印。催眠术被滥用了。
 
  到了20世纪,实验心理学家开始改变学界对于催眠的陈旧认识。所谓“催眠”,是以人为诱导,比如放松、集中注意、想象等,从而进入到一种特殊的意识状态。
 
  “当人们处于清醒状态时,大脑会对接收到的任何外界信息进行严格地加工、处理,而在催眠状态下,大脑完全失去了批判力,只是遵从催眠师给出的每一个暗示,并作出反应。”北京回龙观医院临床心理科心理测查室主任张东解释。
 
  不过,催眠术与暗示并不能完全等同。暗示是在觉醒状态下进行的,不用经过催眠;催眠则是由于处于特殊的意识状态,从而使暗示的作用大大加强。
 
  用催眠发现你的潜意识
 
  这种特殊的意识状态究竟是什么,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最先找到了答案。
 
  “人在意识下并不清楚的事,却仍为此人所知,只不过是为此人的潜意识所知罢了。”弗洛伊德确信,人的意识背后,还深藏着另一种极其有力的心智过程——“潜意识”。
 
  中科院心理所研究员尹文刚表示,人类大脑绝大部分的信息处理是存在于潜意识中的,如果人们想知道那些为自己的意识所不了解的事情时,就需要用合适的方法深入潜意识,或者用某种方法把潜意识中的东西引发出来。而弗洛伊德最初认为,催眠就是人类唤醒潜意识的那个方法。
 
  现代科学研究发现,大脑在不同的工作状态时会发出不同的脑电波,在紧张状态下,大脑产生的是β波;睡意朦胧时,脑电波就变成θ波;进入深睡时,变成δ波;当身体放松,大脑活跃,灵感不断的时候,就导出了α波。因此,最适于进入潜意识的脑电波活动就是a波,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催眠必须以放松作为基础。
 
  在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北京昭良心理咨询培训中心首席咨询师林晓看来,通过催眠深入受试者的潜意识,简单说,一方面是为了回溯那些对人格形成有害的童年经历或者最近的遭遇,另一方面,则是通过暗示和引导,将积极、正向的能量注入,疏导不良的情绪。
 
  有一个恋爱了五年的女孩,因男朋友躲到外地工作,并娶了别人为妻,而痛苦万分。通过深度催眠,林晓发现,该女孩潜意识中的自己不过才两岁。“一个两岁的孩子是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爱自己和爱别人的。”
 
  在催眠过程中,林晓得知,由于家庭原因,这个女孩在孩童时代就得不到基本的安全感,导致她的内心因受伤、得不到关注而停止成长。因此,在恋爱关系中,她是为了获得安全感而强行控制对方关注自己,并不是真的在和对方谈恋爱。女孩这才意识到,自己对分手需要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
 
  “催眠可以说是一个自我疗愈的过程。”林晓认为。
 
  催眠临床治疗尚未被认可
 
  催眠除了用于心理治疗、调解人的情绪之外,也常有治疗身体疾病比如失眠、高血压、厌食症等案例。但是,张东坦言,催眠并没有被医学界认可为一种正式的临床治疗方法。
 
  “认为催眠可以治病的主张来源于心身交互作用。”张东说,现代医学早已承认心理社会因素对于许多疾病在发病、发展过程中有着重要影响,比如高血压、溃疡病等。“通过放松疗法,情绪慢慢发生变化,人体的自我愈合速度也就加快了。”
 
  “可心理对于生理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并且因人而异。现代医学要求治疗必须具有可重复性,因而是量化的,它的作用必须对每个人都清晰可见。”
 
  而催眠的效果是建立在受试者对催眠师的信任之上的,具体对每个个体的功效都只是某种程度的可能。李涛也坦言,如治愈皮肤病这样的案例还只是些个案。
 
  尹文刚告诉记者,在意识与潜意识的产生机制以及心身关系都远未被科学研究透彻之前,催眠治疗的效果始终是缺乏准确的科学依据的。
 
  “催眠进入特殊意识状态有深浅之分,学界始终存在对这种状态即是所谓潜意识的看法的质疑。因为,受试者在催眠过程中透露的信息到底有多少属于真正的潜意识,并没有证据证明。”他进一步表示。
 
  美国哲学家罗伯特·托德·卡罗尔还认为,对催眠业内人士而言,总是报喜不报忧,他们可能忽略了大量无效案例。
 
  因此,张东表示,催眠依然处于一种尴尬的位置。“谨慎地看,催眠只是一种了解内在心理问题的手段之一,它与疾病治疗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催眠也许并不适合你
 
  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理论能圆满地解释所有的催眠现象,并得到学界的普遍认可和接受,但尹文刚认为,科学还无法解释的现象不代表没有任何价值,催眠并不是巫术,关键在于心理咨询师如何正确地利用它。
 
  张东告诉记者,催眠的暗示性具有很大的个体差异,选择性非常强。“容易接受暗示的个性可以帮助受试者更快进入催眠状态,对于催眠师的信任度也更高,效果就可能更好。”
 
  一般认为,青年人比老人和小孩易受催眠,女性比男性易受催眠,想象力丰富、理解力强的人易受催眠,但这些说法并未得到完全证实。张东透露,在临床上,约有三分之一的人群能进入相对理想的催眠状态。
 
  当然,催眠术也有一些相对适用的范围,比如癔病、疑病症、恐怖症等心因性的精神障碍,通过催眠来抑制那些过度兴奋的负面记忆,让它们慢慢脱敏、淡化。还有一些轻度的焦虑症、神经衰弱等,通过催眠,营造一个非常安全舒适的环境,让受试者的身心都得到放松,积压的情绪得到释放。
 
  “需要注意的是,严重的精神分裂症、脑器质性精神病等不能通过催眠暗示来纠正,因为催眠可能使之出现不可控的后果。”张东特别指出。
 
  此外,在林晓看来,对于催眠师而言,选择哪种方法也会对催眠效果产生重要影响。
 
  她表示,传统的催眠方式是统一标准的,并且强调催眠师的权威性和操控性,往往用直接和强硬的方式进行催眠,没有顾及每个受试者的特点。而最佳的催眠方式是讲究催眠师与受试者之间的配合,强调两者在良好沟通的前提下,形成相互信任的关系,催眠的过程也没有特定的步骤,而是根据不同的受试者在不同的心理状态下适时调整策略。
 
  “尽管,催眠业内人士认为,人在催眠状态下,自我防御机制依然存在,一旦被非法利用,要求作出有害于自己的举动时,人们也会作出拒绝。但是,学界依然担忧,在催眠过程中,这种防御机制会大大降低。”因此,尹文刚强调,对于老百姓而言,尝试催眠必须经由专业人士指导。
 
  《中国科学报》 (2013-01-25 第12版 真相)


(作者: 胡珉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1-25 )

阅读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