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 0
评论 0
李凤姐 

女性的美可谓是千姿百态:有雍容华贵;有清幽淡雅;有端庄娴静;有娇媚风流。

至于是哪种最能动人,便得看各人的阅历和口味了。乡镇沽酒女郎李凤姐迷住大明天子武宗,则全在于她那种纯朴自然的乡风野韵,竟然使武宗不爱江山爱美人。

明武宗登基做皇帝时年仅十五岁,少年莽撞,国政大权实际上落到了皇太后和大太监刘谨等人手中。在皇太后的幕后支持下,刘瑾弄权乱政,疏远了朝中一班贤臣,自己为所欲为,朝廷危机四伏。长大后,武宗渐有主见,依靠朝中老臣,诛除了奸宦刘谨。

这一杀虽得民心,却伤了皇太后的心。既然这边失势,皇太后便设法从那边换回,于是她授意皇后对武宗严加管束。武宗的皇后还算精明能干,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她心甘情愿地与婆婆联合起来,利用夫妻之便,对武宗的一言一行都密切关注和管制。如此一来,武宗简直视皇后如蛇蝎,只想躲避着她,甚至连带对后宫的众多嫔妃也提不起兴致,索性下令建造了一座“豹房”,整天躲在里面,借以逃避眼前烦人的一切。

所谓“豹房”就是一所清静的别墅,里面没有后妃、侍女,只有几个心腹太监照料他的生活起居。此外就是蓄养了一批狮子、猛虎和花豹,再请 一些各地的高僧方士来谈道。住进豹房,一方面可以避开皇后的唠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靠猛兽来保护自己。

当时京城的武装力量,诸如东厂、西厂、锦衣卫等,都掌握在皇太后手中。她若想废掉武宗,简直易如反掌,哪怕是武宗躲藏在豹房中。为了巩固皇权,在大同游击江彬的谋合下,武宗将宣府、大同、辽东、延缓等四镇边防戍兵调入京师,亲自督促练兵,力量强盛,大大增强了他的安全感。

就在他一切安排妥当,正志满意得时,一种冲动又骚扰着他。久居豹房.没有佳丽相伴,他的春心开始激荡,于是召来江彬询问:“卿家籍宣府,可知宣府多美人吗?”江彬殷勤答道:“宣府美人特多,圣意如欲选择,何妨亲往游观,兼可视察边务。”武宗点头称是,为了行动自由,他决定不兴师动众,而采取微服私访的方式。

正德十二年八月中秋过后,武宗带着江彬和两个贴身太监,换上行商装束,趁夜色潜出京城,天明后正赶到一集市,雇了一乘骡车,径直向宣府进发。

江彬事先早已命人在宣府建造了一座豪华宅第,除规模略小外,华丽舒适堪可与皇宫媲美。命名为“镇国府第”。府中还安置了上百个美女为侍,都是从宣府各镇挑选来的,燕瘦环肥,各具风姿。武宗到后,很快就沉迷其中,这些美女与宫中后妃大不一样,毫没有矫揉造作之态,自然随和,大对武宗胃口,整日里周旋在莺莺燕燕中,乐不知返,直称“镇国府第”为“家里”。

深秋时季,天凉气爽。一日午后,武宗独自外出闲逛,不知不觉走出了宣府城,来到市郊一个叫梅龙镇的小镇上。这里街衢竟也有几分繁华,人来人往,叫卖声声,也别有一番奇趣。很少有机会逛小镇的武宗大起兴致,左顾右盼,走走停停。一会儿,信步来到一家酒肆门口,朝里望去,只见酒客盈门,生意兴隆。这一看却看出了稀奇,害得武宗的眼光再也挪不开。为什么呢?原来他看见了面朝街面站在柜台后的沽酒女郎,那女郎约摸十七八岁模样,长得十分娇俏,一双丹凤眼,招呼左右客人,流光溢彩,摄人魂魄。脸上不施脂粉,却是白里透红,红嘟嘟的小嘴,应答着客人,流畅如水。她着一身得体的黑衣黑裤,竟更衬托出特有的娇媚,把个惯见大场面的武宗迷得神魂颠倒。

稍作镇定,武宗也装成是一个酒客,踱入店中落坐。沽酒女郎见来了新客,连忙走出柜台招呼,一转身的工夫就端上了一壶酒和几碟小菜。武宗痴痴地望着她麻利的手脚和灵活的身段,竟不由自主地伸手促住了女郎雪白粉嫩的小手,调侃道:“人比花娇,岂可闲置塞上!”

女郎吃惊地挣脱他的手,嘟囊着小嘴道:“男女授受不亲,客官岂可如此无理!”

武宗猛地惊醒,连忙缩手坐正。小心翼翼地道歉:“一时糊涂,姑娘见谅!”

沽酒女郎也许是见惯了这种场合,见客人赔了礼,就马上口气缓了下来,并恢复了满脸的笑容。

后来趁着添酒加菜的机会,武宗装作随随便便的口气问了女郎的芳名和酒肆情况。

原来女郎姓李名凤,客人惯称她李凤姐。此酒肆是她哥哥李龙所开,父母早亡,他们兄妹俩相依为命。她哥哥此时下乡收帐去了,只留下她照料 酒肆。

得知店中只有女郎一个主人,武宗有些兴奋起来,为了保险起见,他故意拖着慢慢喝酒,直到暮色四合,店中酒客陆续走尽。见机会已到,武宗抬起头,对着正为他斟酒的李凤姐说道:“凤兮!凤兮!应配真龙,姑娘应为寡人所得!”

李凤姐反唇相讥:“客官好大的口气,居然敢称寡道孤,莫不是喝多了些,小心犯下欺君大罪!”

武宗哈哈大笑道:“兄名龙而妹名凤,难道就不是犯下欺君大罪了吗?”

李凤姐见他针锋相对,也懒得与他斗嘴,只当他喝醉了,且先不理睬他,自己转身向内室走去。谁料武宗也马上站起身,紧跟着她进了房,没等李凤姐来得及阻拦,他竟一把将风姐揽入怀中,嘴便向凤姐的红唇凑过去。李凤姐吓得花容失色,拚命地进行挣扎,稍一定神,准备扯开嗓子喊叫。武宗却及时地伸手捂住她的樱桃小口,并凑近她的耳朵说:“姑娘不必害怕,倘若从了我,保管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李凤姐不听他这般诱惑,拼命地扳开他的手,娇喘嘘嘘地责问:“你是何方恶徒,胆敢如此放肆?”

武宗见她已稍稍安定,便松开手,尽量和颜悦色地提示道:“当今世上,何人最为尊贵?”

凤姐不屑地答称:“谁不晓得是皇帝老爷最为尊贵!”

武宗退后一步,轻轻咳嗽一声,正言道:“我就是最尊贵的皇帝老爷!”

李凤姐哪里肯相信他的一句空话,白了他一眼,愤然说道:“何必骗我!”

武宗见已至此,索性解开罩衫襟扣,露出一角平金绣蟒的内袍,凤姐眨着眼睛将信将疑地怔在那里。武宗又从腰间摸出一方玉印,交到凤姐手上,要她仔细辨识,并说:“这是御宝,上镌‘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字,你可看个清楚!”

好在李凤姐粗通文墨,看了半天,认出了那八个篆刻的字迹。她这时又想起日前夜里曾梦见自己变成一颗明珠,被苍龙衔走,似乎有所预兆。更记起市人都传说当今武宗皇帝正驻官府。这么说来,眼前这位年轻英俊的酒客,莫非真的就是当朝皇帝?她终于这样认定了。一个乡野姑娘,突然面对皇帝天子,自然十分震惊,忙跪伏在地,瑟瑟地说:“臣妾有眼无珠,望万岁恕罪!”

武宗连忙将风姐搀起,顺势又将她搂在怀里。在堂堂皇帝面前,李凤姐失去了挣扎抵抗的念头和力量,象羊羔一般柔顺而颤栗,任他摆布..

第二天,武宗返回宣府后,马上派人用銮舆把凤姐接到镇国府第中,从此专宠她一人。李龙也被召到了宣府中,授以官职,并得御赐黄金千两。

时光悠悠,转眼已是腊尽冬残,京城百官多次派特使送奏章到宣府,恳请武宗回朝主政。武宗正沉缅在凤姐的温柔乡中,哪有心情回京,只是一拖再拖。武宗多次想封凤姐为妃嫔,她总是婉言相辞:“臣妾福薄命微,不配位居显贵,承蒙陛下垂青,为妾已是心满意足,不复有他求!”并且劝告武宗:“还望陛下以万民为念,早回皇宫,这样臣妾才能安心,比封我名号还要高兴百倍呢!

武宗深为凤姐的谦和知礼而感动。后宫中无数粉黛,哪个不是邀功讨 赏,逢迎争宠,都让武宗腻味了。如今凤姐一个乡野民女,既衷情于自己,又不慕荣华,怎么不让他宠爱不已呢?

在凤姐不断的委婉劝言下,武亲终于决定第二年正月起驾回京。正德十三年上元佳节过后,春风解冻,梅绽柳舒,武宗皇帝带着李凤姐及一些护卫人员启程赶往京城。为了领略沿途的明媚春光,李凤姐舍车骑马,与武宗并驾齐驱,一路看山看水,谈笑风生。

这天,一行人马行到居庸关下,正是薄暮时分。守关将领为了给皇帝的车马照路,特命人在关下点燃了一大排火把,火光荧荧,把关边石凿的四大天王巨像映得半明半暗。

李凤姐策马行来,无意间一抬头,猛地看到忽闪忽闪的四大天王像,个个气势压头,怒目而视,威仪逼人,一下子使凤姐受了惊吓,一走神,便觉眼前一黑,跌下马来,昏倒在地。

武宗见状大惊,连忙下马抱起不省人事的凤姐,众人相拥着走进了守将府宅。

一番救治后,凤姐悠悠醒来,但仍然神思恍惚,呓语连连。到黎明时分,稍见清醒。

凤姐伏在枕上,哭着对武宗说:“臣妾自知福薄,无命入侍宫中,只请陛下速回,臣妾死也瞑目了!”

武宗紧靠在她身旁,垂泪哽咽道:“朕要等你病愈再一同回宫,朕情愿抛弃天下,不忍抛下爱卿!”

凤姐气息虚弱,呜咽劝道:“陛下一身系天下安危,臣妾生死何足轻重,万望保重龙体,以社稷为重。”话刚说完,已经气喘不宁,不一会儿,两眼紧合,溢然离世而去。

武宗大为悲震,祭奠之后,命人以厚礼将李凤姐葬在关山之上。并按皇家礼节,用黄土封墓顶。一夜之后,武宗上山道别,却发现封墓的黄土全变成了白色,不禁长叹不已,对左右说道:“好一个贤德女子,至死还不肯受封。可惜朕无德无福,不能感动天地使她永年。”为了了却凤姐的遗愿,武宗当天含悲启驾入关,到宫中料理国政大事去了。

阅读    7242